46 Jobs | 974661 Resumes

实习生民族

今年二月,英国保守党举行年度黑白舞会。在这个活动中,一系列知名的实习机会被拍卖给党的捐助者。保守党的支持者为自己的孩子买了4,000英镑左右,几个星期的工作机会,可以在银行,杂志及公关公司工作。

罗斯培林写了一本书,名为实习生民族,其中他说道:“在世界许多发达国家,从事实习机会的微妙及无情的压力,现在是年轻人生活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。”实习现在已经蔓延到各个行业,每一个国家,不再是雄心勃勃医生的专利。

培林参观过佛罗里达州的迪斯尼乐园,在那里30年前,曾有过本地劳工短缺,迪斯尼联系过美国的大学,看看他们是否会借学生以作为临时工。各大学都支持,即使是现在,每年有8000名学生在一年里工作长达七个月,从事卡通人物,服务员,或单轨司机职位。

迪斯尼支付几乎是最低工资,并提供给实习生住宿,租金从他们的薪酬中扣除,而他们是全职工作,“没有病假或休假,没有抱怨的申诉程序,没有对骚扰或不公平待遇的保障”。

学生们两个居住一间,并经常被保安搜索。迪士尼有效地建立了其永久性的,低成本的劳动力。迪斯尼被称为铁石心肠的公司,但培林说,最近,在俄勒冈州的一​​个太阳能电池板公司,一个有机农场和一个设计公司经常发生实习生被滥用的事件。

美国癌症协会提供的无偿实习机会有几十个,但支付其首席执行官120万美元;在法律公司,政党,媒体,都压榨雄心勃勃的年轻人,以提供无报酬的实习机会。

约翰斯杜赛是众所周知的,右翼的美国广播者,他说道:“我在我的整个职业生涯中雇佣实习生。他们帮我的写作做了很多研究,而他们的大多研究帮我获得了艾美奖。我要求我的老板支付实习生所帮助的研究,但他们却嘲笑我,说:“你以为我们有钱了?”

培林指出,实习现象是一种在商业中更广泛的变革和中产阶级工人的精神症状。年轻的职业人​​士现在把他们自己看作品牌,需要投资,用无偿的工作以赢得工作经验。

在目前的经济环境下,公司正努力地想在管理人员工资方面把成本降低到最低。互联网已经鼓励人们期望无偿放弃一切,而对于许多年轻的毕业生来说,这就是他们的劳动力。

五十年前,“几乎没有人愿意免费在本世纪中期美国的办事处工作”,培林说道。然而,当然有支付的学徒和系统的培训计划。这可能算作是偶尔的剥削,但这种机会并不限于富裕的孩子,或家境良好的孩子。

实习生的实践开始于19世纪后期的医学界,当时,后备医生要在医院实习一年才能正式成为医生。它慢慢地在30年代传遍了美国日益官僚的政府,在50年代和60年代,这种实践进入了私营部门。

培林承认,实习可以是有用的。他说道:“即使他们的内容往往仍然含糊,但标志着一个拼命三郎式的申请人,已在办公室文化中顺利工作。实习是一种为实习生和用人单位提供的“试驾”。工作是瞬息万变和待命的,技术工人精明的团队可能正是经济需要的。

但实习也有很不好的方面。非法利用,无聊和玩世不恭打击了许多实习机会,在他的书中,培林采访了许多20岁出头,疲于奔命的大学生,他们面对由于求学的债务,仍然没有收入,没有明显的职业生涯轨迹,只能在家与父母同住。庞大青年失业率的上升使得他们的前景比以往任何时候更糟糕。

在实习中渐渐排除了那些不能无薪工作的实习生,而有级别之分的实习工作机会也正在减少,比如新闻工作。

培林说,比起美国,英国在其实习生文化发展约落后五年。最近的一项民意调查,YouGov的调查,发现约有五分之一的英国公司利用实习生作为廉价劳动力。这一热潮可能成为一个破裂的泡沫,作为无处不在的实习机会,在一份简历上的好处正在递减,但它更可能的是,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就业市场,对无酬工作的限制将成为增加考研的理由。

Nigel Phillips

Leave a comment:

©2021 ExecutiveSurf | +44 2077291837 | Registered in England no. 1111 7389 - VAT. GB 291 0514 23